大树施它活

老屋柴门树打头,青山屋后水自流。
受书十日九逃学,恨不先生命牧牛。


我的电脑,就像一只忘记瞄准牛顿脑袋的苹果,砸到了地上。


事情是这样的。

下午第一讲课之前,我提早来到教室,下载几篇论文需要的资料,边读边等上课。

上课时,就将电脑收在了背包里,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背包的开口,没有拉上。

它张大了嘴,默默盯着我,仿佛在震惊于面前这个人类的愚蠢。


所以,当我喝了口茶,将茶杯插回背包侧袋时,扯到了露在外面的鼠标线。

所以,鼠标线感到不快,拉了拉电脑的袖子说:“这人好烦的耶。”

所以,电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一个轻盈的助跑,滑翔而出,扑向大地。


它轰然坠地的声音,无比响亮,无比盛大,铜山西崩,洛钟东应,连讲台上的老师都忍不住转头看来。...

2018-10-17

请你喝热乎乎的小馄饨呀!

一个叫冬兵的杀手想吃月饼》的一个片段灭文式番外!

 

秋天渐渐地凉下来了,就要在烟火氤氲中,缩着脖子,埋着脑袋,喝热乎乎的柴火小馄饨呀!

所以,某个早上,饥寒交迫的lo主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面:

……在一个秋日寒冷的早晨,离家出走的冬小唧和丁小基,两个人并肩蹲在街头,各捧一只粗瓷大碗,吸溜吸溜,喝柴火小馄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秋深。

风凛。

小城正清晨。

 

小城街头有两个人。

两个面色严峻的人。

他们面色严峻地蹲在马路牙子上,...

2018-10-12

一个叫冬兵的杀手想吃月饼(完)

上一章


史镝夫其实从未想过,自己竟还会回来。

如同烂柯的樵夫,采桃的刘郎,华表千年鹤归来的修士*,他在阔别多年后,重回这个陌生的人世。

归来时,知交零落,天地浩远,世上空惊故人少。


虎啸营的同袍们都已风流云散,化为勒功碑上的一个个石刻名姓,没有温度,没有声息。


唯有佩姬犹在人世。

将军尚未白首,美人已然迟暮。

当他前来探视时,昔日飒爽挺拔的红妆女将已至耄耋之年,寝疾在榻,无法起身,握着史镝夫的手,低低叹息,眼泪流进白发里:

“…………来何迟也?*”


他去拜谒史家庄。

焉知七十载,重上君子堂。

当年为自己铸造星盾的那位佻达...

2018-10-07

一个叫冬兵的杀手想吃月饼(三)

“不妨。”

小兔崽子见哥哥进来,神情一滞,却仍然在灯下端坐不动。听闻冬兵此言,袖起双手,冷冷一笑道:

“我与金锤少侠毫无血缘之亲,任他如何放口詈骂,左右捱不到他自己身上罢了。”

几乎是瞬间的,刚才还怒气填膺的金发青年一下就泄了气,面色微白,踏前一步,唤他:

“弟弟……”


冬兵没想到,这个外表豪俊英爽的金毛大汉,湛蓝双目中竟然能凝起如此复杂的眼神:嗔怒与疼惜,愧怍与悲哀,痛苦与爱恋……

吓得冬兵月饼都掉了。

娘欸,我只是想蹭个月饼吃,怎么就被突然卷入了一出大型家庭伦理连续剧。


洛玑不理会自家兄长,扭过头,对冬兵道:

“既然这些月饼都不中少侠之意,...

2018-10-06

一个叫冬兵的杀手想吃月饼(二)

一个叫冬兵的杀手想吃月饼(一)


“……这是你家?”冬兵问。

“是。”少年风度翩翩地回答。

“……这真的是你家?”冬兵问。

“真的是。”少年风度翩翩地回答。

“……这真他妈是你家?”冬兵问。

“真他妈的——失礼了,少侠为何有此疑问?”


我他妈怎能没有疑问。

冬兵想。

有谁回自己家要悄咪咪地翻墙,还趴在墙头东张西望,鬼鬼祟祟,半天不敢下来?

他们像两条居心不良的小鱼干,挂在后院墙上,已经快有小半个时辰了。

他直言相告:

“你莫不是来踩点的偷儿?话说在前头,我是不会入伙的。”

明明去抢钱庄比这有前途多了。


“欸,少侠怎么会这么想?”少年扒着墙头,满面诚恳。“这...

2018-10-04

一个叫冬兵的杀手想吃月饼

一篇拖到国庆才发出来的中秋贺文!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沙雕武侠AU,可参看此前更为沙雕的一篇片段文,设定有不同之处。


-----------------------好的lo主自行枪毙五分钟----------------------------


一个叫冬兵的杀手想吃月饼。

冬兵想吃月饼,是因为看见大家都在吃月饼。

大家都在吃月饼,是因为中秋节要到了。


冬兵,孤零零的一只杀手,坐在九头蛇总舵会堂的屋顶上,远望山下的漫威城。

桐阴淡,桂影团,玉露生凉,金风去暑,已近中秋时节。

漫威城中,楼楼高挑锦旆,家家结饰台榭,琴瑟铿锵,丝篁鼎沸。六街内士女骈...

2018-10-03

你们的咸鱼博主突然出现!!!

 

原本打算赶一篇沙雕武侠风格的盾冬文作为中秋贺礼,但前有三次元事务誓要将我按在地上摩擦,后有拖延症积习誓要拉我躺在地上摊平,前狼后虎,内外交困,直到现在还没完稿,抱歉啦。

 

近日家乡多雨,中秋也未能见月。这个中秋,有亲友远飏在外,羁旅异国,她们的天空中,此刻月亮大概尚未升起。海上虽生明月,天涯难共此时。这是我们生命中第一个分离的中秋,往年只道寻常,今夜方知不然。

 

一阕朱希真的如梦令,莫名可爱,送给今夜没有月亮的人们:

莫恨中秋无月。月又不甜不辣。幸有瓮头春,闲坐暖云香雪。香雪。香雪。满引水晶蕉叶。


 ...

2018-09-24

莫挨老子,喵!

《美国队长的毛茸茸的小问题》系列的又一个突发番外_(:з」∠)_

激情吸猫,嗑猫产物,非常沙雕,没有逻辑。

吸猫使人失去理智。


(1)

自从复仇者联盟突然喜提两只小奶猫,大厦内部就辟出了专用的猫咪游戏室,还四处摆放着款式不一的猫爬架,随时恭候小猫们临幸:

天然松木、加粗剑麻、清新草坪、豪华多层、复式别墅、大海景房……


然而,吧唧喵最青睐的一款,始终是那座1918年出厂的大型原装复古人肉移动猫爬架


在大厦里,美国队长无论按任何路线行进,总会有一只奶油色的小猫迈着小短腿,颠颠跑出来,扯住Steve的裤脚,Steve便站定不动,任由小猫顺着裤腿,探手探脚,咪咪叫着爬到自己...

2018-08-23

零分答卷……

感谢 @张紫芝。 太太的邀请,虽然这份答卷可能会让太太看了想打人……(*꒦ິ⌓꒦ີ)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大树施它活 

这个名字看起来毫无深意,但实际上……也毫无深意。

“大树施它活”,其实只是某种树用营养液的名称。街边那些老弱病残的行道树,打起吊针,插起鼻管,身上挂起输液袋,袋面多半就写着这个一目了然的朴实名字……

初中时,和一个基友在公园里沿河散步,抬头发现道旁大树身上都挂着这个神奇的输液袋,一起反复念了几遍,觉得莫名弹牙爽口,相对傻乐半天。回来正好要注册某个地方的用户名,想起基友,就...

2018-08-15

夏天与猫咪的二三事

《美国队长的毛茸茸的小问题》系列的一个突发番外。


夏天要结束啦,冰饮、西瓜和蝉鸣,都是从日历上撕掉的一页了。

就莫名写了这几段碎片产物。


(1)

夏天太热,两只毛茸茸的小猫贪凉还来不及,都嫌弃地不要人抱。

然而,小奶猫们偏偏又喜欢到处追跑着玩耍,玩累了就地睡倒,桌脚、椅下、走廊上……在各种阴凉的地方,融化成各种奇妙的形态。

这太奇怪了。

复仇者们都感到困惑。

我们明明只有两只猫,怎么看上去,满地都是乱滚的小毛球?


(2)

猫洪泛滥,搞得大厦里一众从来走路嚣张丝毫不慌的超级英雄,现在为势所迫,都改走凌波微步,生怕一不留神,脚底就多了张小小的猫饼,然后被星盾和喵喵锤...

2018-08-11
1 / 11

© 大树施它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