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队长的毛茸茸的小问题(1) 【喵化梗】

美国队长的毛茸茸的小问题 【喵化梗】

(1)

现在想来,其实一切早有预警。

(2)

Sam在房间里刚刚换上跑鞋,Jarvis沉稳的英伦腔就在头顶响了起来。

「Wilson先生,队长刚才临时取消了今天早上的跑步约定,并请我向您转告他的歉意。」

「为什么?」

Sam惊讶地问。

当然,并不是说,跑步时没人在他耳边狂喊「on your left」,他就会寂寞欲死,他惊讶的是美国队长雷打不动的晨跑好习惯居然中断了。除了被冬兵揍断太多根肋骨的那次和忙于拯救世界的几天,他们尚在华盛顿的时候,Steve还从未有一个早上,不曾围着林肯大礼堂一边跑圈一边狂喊「on your left」。这个好习惯,已经被一对喜欢在那里下棋的情侣抱怨好多次了,他都没有改。今天居然临时取消?

AI管家难得地踌躇了一会儿,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措辞。

「呃,队长他……遇上了一个毛茸茸的小问题。*」

(3)

Sam照常去跑步了。

但他其实……有点惊恐。

作为超英领袖,美国队长的反常,很有可能预示着又一次纽约毁灭,又一次世界末日,又一次外星人入侵。

一个毛茸茸的小问题?所以这次是一波毛茸茸的外星人来入侵地球吗?唔,至少,听上去比Loki带来的皮皮虾们好多了。

不过,如果是一波毛茸茸的三亿宇宙年没洗的袜子怪入侵地球,也很可怕。

(4)

在这种惊恐的驱使下,Sam跑完步回来,直接乘电梯到了复仇者的公共休息层,去找美国队长。

但他左顾右盼一番,整层楼空荡荡的,连幻视往常飘来飘去的土豪金披风都看不到。这很反常,「复仇者•精神疾病住院观察部•大厦」居然这么安静。Sam越发惊恐了。

他四处转了半晌,才在公共冰箱前面撞上了黑寡妇。

「队长呢?」

Natasha关上了冰箱门,转身看向他。

Sam注意到她手里拿着一瓶李子味的儿童水果牛奶,玻璃壁上还凝着水珠。这种损害成年人尊严的东西不是只有冬兵才会喝吗?而且还是队长专门骑哈雷去五公里外采购的。冷峻沉稳的黑寡妇难道终于被这对老冰棍秀得无法忍受,决意用【偷喝牛奶】这么幼稚的方式去报复他们?

太反常了。Sam看着那瓶儿童牛奶,更加惊恐了。

「你找队长?」前苏联顶尖特工的语气竟透出几分疲惫。「他很忙。」

让美国队长一大清早就忙于处理的危机?袜子怪毛茸茸的狰狞面孔简直近在眼前。Sam的心跳加快了,他觉得自己今天的惊恐已经达到了上限。

「队长在干什么?」他努力平缓着呼吸问。

金牌女特工叹了口气。

「队长在给冬兵喂奶。」

 

(5)

Sam的世界旋转起来。

有很多狂乱的想法在他的大脑里烟花一样炸开,砰砰砰砰轰轰轰轰咚咚咚咚,他一时不能决定先思考哪一个。

今天是愚人节?

这个Natasha是Loki假扮的吗?

或者那个队长才是Loki假扮的?

原来四十年代的人其实这么开放吗?

而且生理功能也和我们不一样?

这才是上次局长专门指派队长去拍宣传母乳喂养的公益广告的真相?

在不断的爆炸轰鸣声中,有一个想法慢慢升腾而起,超拔于一切疯狂飞旋的绚丽烟花之上,鲜明、巨大、耀眼地闪烁在Sam的整片脑海最高处。

所以,队长的胸长那么大,果然不是没有卵用的对吗?

 

(6)

「Sam?」Natasha看着他的表情,有些诧异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抱歉。」Sam踉跄了一步,扶住旁边的靠背椅,咬着牙说。「我……我只是,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消化。」

他现在迫切地希望,能有一波毛茸茸的三亿宇宙年没洗的袜子怪跨越亿万星辰而来,来毁灭掉这个可怕的世界。

(7)

Natasha恍然大悟。

「哦,我忘了你去跑步了,还不知道。」

美丽的女特工将牛奶瓶提在左手,朝他扬了扬空着的那只,示意他跟过来。

他们停在了美国队长的房间门口。

确切地说,是【美国队长携家眷冬日战士同居】的房间门口。

门半开着(居然没锁门?那对老冰棍做这种事居然没锁门?),Sam眼见Natasha抬手推门,惊恐地倒退一步。

「Natasha,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他提前捂着眼睛,痛苦地问。「专程来欣赏他们的现场表演吗?我还想多享有几年光明。」

俄裔女杀手冷酷地耸了耸肩:

「不看现场,你永远不会意识到事态有多么可怕。」

她一掌推开了门。

(8)

Sam被Natasha强行拖进房间,惨叫连连,却忍不住从指缝里悄悄打量着房间里的【事态】。

房间里的【事态】……十分正常。

没有酥胸半露的美国队长,也没有趴在队长胸口认真喝奶的冬日战士。

除了……他失踪的同事们都正围在沙发旁边,全神贯注地观察着什么。幻视飘在沙发上方,绯红女巫占据了左边扶手,鹰眼蹲在另一边扶手上,头顶蹲着缩小化的蚁人。博士站在沙发前面,正弯着腰向沙发里的人满面担忧地说着什么。甚至连这个时候应该在地下车间升级装甲,一人我饮咖啡醉的钢铁侠都在,正扒在沙发靠背上,努力踮着脚尖。Sam从背面看去,被Tony挡着,只望见队长的金发从沙发靠背上方露出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对老冰棍想来也不可能干出太【哔】和【哔哔】和【哔哔哔】的事情来。Sam宽慰自己,悄悄从眼睛上拿开了手。

(9)

Natasha把Sam拖进来后就不再管他,踩着锋利的高跟鞋,噔噔噔噔,径直走到沙发前面。

「喏,你的牛奶。」

她冷冷地说,将那瓶儿童牛奶递向沙发。

「呃?啊谢谢,不过nat你能先拿着一下吗?我现在手不空。」

Sam终于听到了队长的声音。

那在美利坚国家广播电台里发表过无数锵铿演讲的声音,现在听起来颇为疲惫,忧虑,还有一点……紧张?

Sam终于按捺不住好奇,跟着Natasha挤上前去,望向沙发里面。

(10)

英武的伟大的严肃的美国队长正襟危坐在沙发上,身着制服,肩背星盾,手持……一只粉红色的小奶瓶。

好像还嫌Sam不够瞎似的,他怀里还紧紧圈着一只不断挣扎的可爱小猫咪,并锲而不舍地试图将奶瓶塞到它的嘴里。

非常非常小的一只猫,还不及Steve的小臂长。周身软毛莹白如雪,只有眼周和耳朵附近是深浓的巧克力色,远远看去,就像一颗点缀了巧克力碎花的小小奶油团,黏在美国队长宽广的胸肌上。Sam注意到它的左前肢竟然是金属铸成,肩胛处还亮亮地闪着一颗小红星。一双猫瞳极漂亮,大而圆,绿若翡翠。但被那圈巧克力色的软毛一圈,就像没睡醒一样充满不爽感。这副表情,配上那个红星闪闪的金属小爪子,看起来异常不祥地眼熟。

可Sam想不起他在哪里见过这只猫。复仇者大厦里很少养宠物,毕竟这里已经养了一帮鸡飞狗跳的超级英雄了。

不管是谁家养的,可以看出,这只猫现在非常不高兴,因为它正疯狂地挠Steve的脸,逼得美国队长最后不得不抛下奶瓶,一手一个,捏住它的两只小爪子,叫出了它的名字:

「Bucky,别闹!」

 

然后Sam意识到,现在才是他人生惊恐的巅峰。

 

-------------------------------------------------------------------------

*毛茸茸的小问题:语出《哈利波特》中,哈利他爹调戏狼人朋友卢平的一个玩笑。

巧克力碎花奶油团 is watching you

TBC?

评论 ( 115 )
热度 ( 2065 )

© 大树施它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