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施它活

多见摄衣称上客,几人刎颈送王孙。

小摊牌的奇妙冒险(3)

微三五!活在台词中的费熊!狗血的牌五父子关系!以及可能出现的安姐绑架犯设定!总之作者脑洞放飞慎入!

关系好像也不是很大的前文---奇妙冒险(1) 奇妙冒险(2)

(1)

凯三很苦恼。

兄弟们各自投入暑期的忙碌之后,偌大的宅子霎时冷清了下来。只剩下他和Huan,还有一只成天心事重重的娃。该娃的爹还天天在实验室沉迷加班,一天到晚不着家。

每天晚上他夜生活的主调就是出门遛狗,顺便遛娃。提前30年过上了寂寞又健康的老年生活。


小牌很苦恼。

每天晚上除了有算数题要写还不得不陪他寂寞的三伯出门散步。

每天晚上他夜生活的主调就是思考三角函数问题和出门遛三伯。他三伯要是能有个女朋友就好了嗯。


Huan很苦恼。
每天都不得不陪一大一小两个麻烦的人类散步。
每天晚上它夜生活的主调就是出门遛人,都不能玩它心爱的骨头咬咬胶,它都要抑郁了。

但是看那个小号的人类好像成天都很忧伤,总是在大人们看不到的地方流露出落寞的表情,它就很没办法,只好勉为其难地陪他们出门走一走。

 就这样形成了三伯遛胡安,胡安遛小牌,小牌遛三伯的奇妙循环。

(2)

夜色在暑气中蒸腾。沿路有小贩热闹地叫卖西瓜。远处的广场舞大妈们正在舞出我青春。

一人一娃一狗在夜色中各怀心事地走着。

这样深沉的夜,适于思考一些关于存在与虚无的哲学问题。


于是Celegorm果不其然地又迎来了这避无可避的经典问题:

“三伯,我是怎么来的?”

“你是……是Huan从Orome的西瓜田里叼回来的。”

小孩子低下了头:“三伯又骗人。“

叹气。”小牌……其实你爹……“

”明明Aredhrel小姨告诉我说,是三伯和Atto一起把我生下来的。“

Celegorm想给广场上所有人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我……你……她……”Aredhrel如果你现在在我面前我马上手撕了你。

(3)

然后Aredhrel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伯侄两人眼睁睁地看着一点银光由远及近,摩西分红海一样切割开广场舞大妈们的方阵,带起惊叫与咒骂连连。

“啊啊啊啊啊靠——”Aredhrel带着一头被愤怒的大妈们扯乱的凌乱长发,一个俯冲堪堪停在他们面前,喘着气弯下腰来扶膝盖 。   

都叫你不要穿旱冰鞋。


一身白裙的女子抬起头来恨恨质问:”Turko你爹想对我爹做什么?“

”啥?”

“你爹是不是去了澳阔泷迪出差了?“

“是啊,怎地。”

“我爹也去那里出差了!拦都拦不住!说!是不是你爹又对我爹图谋不轨?!”

Celegorm觉得他家族遗传的父控属性快要觉醒了:“凭什么一定是我爹对你爹图谋不轨?为什么不能是你爹对我爹图谋不轨?”

“什么?我爹?当年你爹把我爹这样那样地【哔】过之后,你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等等Irisse我爹从来没有把你爹这样那样地【哔】过啊!那都是你脑补能力太强自己臆想出的剧情吧!”

‘你是在指责我在脑内写我自己老爸的同人文吗!血口喷人!”

Celegorm刚想说”对啊你不仅写你爸的同人文还写你堂兄弟的同人文还讲给他儿子听“,就被衣角上的一阵拉拽转移了注意力。低头一看,脚边的一娃一狗都正仰着头好奇地看着他。

”三伯,爷爷当年把二爷爷怎样地【哔】过了呀?“Tyelpe牵着他的衣角脆生生地问。

(4)

两个争论的大人俱都沉默下来。只有远处小贩一声又一声叫卖西瓜的”买瓜买瓜,不甜不要钱“回荡在这两人一娃一狗中间。

”咳,“Celegorm清了清嗓子,把小侄子抱上胡安的背,”去,给三伯叼个不甜的。“

Huan得令,汪汪叫着,驮着小主人向远处的西瓜摊离弦箭也似地冲去了。


“咳,”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在小孩子面前说了什么少儿不宜的话,Aredhrel气势弱了很多,”总之,Turko,如果你把我爹肿么样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行行行,我看还是让我回家去问下情况好吧。“Celegorm举手投降,”你放心,我爹一定不会碰你爹一根指头的。你踩溜冰鞋回去,记得路上小心点别被大妈追杀。”

(5)

然后他就牵着一个娃一条狗还有一个不甜的西瓜回家了。  

如果这次爹又和二叔撕起来了,那妈指不定又气得和爹闹离婚呢。屈指一算,二哥远在海外,老四挖煤未归,老五逼逼又在实验室红牛下士力架熬夜加班,两个红毛小混球还在大学宿舍里联机打CS,而大哥和堂弟这对恋爱中的人脑子里装的全是粉红色的屎不能指望……

眼下偌大一个家,能拯救爸妈岌岌可危的婚姻的人,居然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怀着一腔缇萦救父(?)的热血,Celegorm壮怀激烈地按下电梯键。

”呼“地一声,电梯门缓缓开启。

”咣“地一声,Celegorm手里的西瓜砸到了Huan头上。

”汪“地一声,Huan简直郁卒难平:”为毛每次躺枪的都是汪?’

似乎被这一串响动所惊醒,电梯厢角那个闭目倚墙抱臂而立的白袍青年缓缓睁开了眼睛。

“Atto!"Huan背上的Celebrimbor抱着西瓜开心地叫。

(6)

电梯缓缓上行,与井道摩擦出令人不安的声响。

”你怎么回来了?“Celegorm背靠着电梯壁,没好气地问。”不是要与红牛和士力架缠缠绵绵到永远吗?“

Curufin仍然疲惫地阖着眼,闻言嗤笑。

“惊闻爹要和二叔这对史上关系最差的科学家兄弟组合要在某秘密小城秘密见面,红牛和士力架这种俗物自然如同Turko你的节操一般说丢就丢。”

”你——你怎么知道?“

Celegorm这一吓,左手的西瓜险些又掼在地下,几乎忍不住要去翻Huan耳朵底下是不是贴了变态技术宅弟弟的窃听器。

“Turgon今晚更新了微博,说他爹和大伯要在某海港小城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你在实验室三班倒得回来看儿子都没空,还有时间刷微博?“

“劳逸结合嘛。”

(7)

“宅熊”的微博动态:

“爸和大伯将相约秘密小城秘密见面,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让我们十指交叉祈祷一下那个时候某海港小城不会被夷为平地吧。”

下面是Aredhrel兴奋的评论:爸你终于要把自己嫁出去了?

再下面是Fingon惊恐的评论:爸你不不不会是想把大伯娶回家吧?

再下面一个明显是二叔的ID留下评论:

”我这是生了一窝啥。“

最新一条是他们大哥的评论:“你们能不能起码换个小号再过来评论。”
—————————————————————————————
“我怕再刷新会刷出爹的评论来,就罢手了。”Curufin摊着手说。“反正Turgon这老小子已经从家族群那集了几百个赞了。”

”你是不是也点了一个赞?“

Curufin装作没听见,咳了一声收回手机。“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没必要那么紧张。”

“爹果然有和你说过他的打算,对吧。”Celegorm语气有点酸楚,毕竟Curufin是Feanor最喜爱的孩子。

“他们只是有一些友好的学术交流要在那切磋而已。”

“嗯希望这次不会像上次在中餐厅的学术交流那样,没有哪一方会当着祖父的面疯狂挥舞一根白云凤爪宣称要用它洞穿另一方的喉咙,而另一方则舞起一根冷冻猪脚来展开自卫。”

“别提那一茬了成么。妈那时不是气得要跟爸离婚了,这次爸一定会收敛的。”

”是啊,他这次能找到的兵器大概只有满地乱飞的天鹅。“

(8)

两兄弟拌着嘴打开房门 。    

”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不陪你儿子睡一觉再走?“

”不了,“疲惫地揉揉眉心,”实验室那边没有进展,我回来冲个澡就马上赶回去。“

Celegorm看着他的弟弟把身上的白大褂扔到沙发上,头也不回地走进浴室,有点恼火。


他的天才五弟大学毕业后出去gap year了一年,回来之后怀里抱着个婴孩 。并且拒绝告诉任何人孩子的母亲是谁。(对此Celegorm只想翻白眼:老兄你以为你是《猎人》里的金·富力士吗?*)然后被父亲叫到书房里,他们都不知道这父子俩谈了什么,只知道Curufin出来之后红着眼睛,从此开始了以实验室为家的日子,很少过问自己抱回来的这个儿子。

Celegorm觉得自己这几年越来越难以理解这个他最喜欢的弟弟了。也许是因为他太聪明了。

Celegorm清楚他的五弟有多聪明,只要他想,没有什么学不会的。毕竟这个弟弟可是在六年级的时候就帮他承包了他初三所有的数学作业。这人甚至有闲心去学习了汉语这门世上最难的语言,就为了能在涮碗洗锅的时候听听一个叫郭德刚的中国人说的相声。

Celegorm听不懂那个叫“相声”的东西,但是他衷心地觉得一个在洗碗时也能面露灿烂微笑的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寻思间,浴室的门打开了,Curufin已经飞快地冲完了澡出来了。皮肤上冒着水蒸汽,黑发上还滴着水,他换上新的白大褂就要绕过Celegorm从门口离开。

”Curvo,你要走了?“

”嗯。“

”你不去给小Tyelpe讲一个睡前故事再走?“

”……不了。实验室的事很急。“他别开眼神,绕过Celegorm就往门外走。

不知从哪来的一股火气袭上心头,Celegorm突然生气地对着Curufin的背影大喊:”Curufinwe Atarinke,明天下午你必须给我自己去幼儿园接你儿子回家!”

白袍青年的脚步一顿。

“不然……不然以后所有的碗都归你洗!”

他不置可否地偏了偏头,走出门去,“哐”地一声关上了门。                 

留下Celegorm站在原地瞪着那扇关上的门。

(9)

转头看见小Tyelpe正抱着一只毛毛狗穿着睡衣不出声地站在客厅角落,看不清表情。

Celegorm吓坏了,赶紧过去蹲下来安抚他:

”没事的Tyelpe,你爹这人吧 ,就是《爸爸去哪儿》看少了,我回头让他多补几集就好了。你爹他从小就这副死样子,导致他长大了都找不到人陪他玩PokémonGo。“

“其实是三伯你想玩PokémonGo但是Atto他不想陪你玩吧。”怀里的小孩声音闷闷地说。

“Tyelpe你从小说话这么毒我看长大了也是找不到人陪你玩PokémonGo的。”

小孩子不出声了,但是Celegorm能感到怀里的小身体在微微地颤抖,便把他搂得更紧了一点:”Tyelpe,别难过啊,不管你爹如何混蛋你都是三伯最心爱的小侄儿。“

”可是难道三伯你还有别的小侄儿吗?“

“……没有。”

”呜呜呜呜那当三伯最心爱的小侄儿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呜呜呜呜。“

Celegorm一面在内心咒骂自己那一群不争气的兄弟不给他多生几个侄儿出来,一面把哭得湿哒哒的娃狠狠揉进怀里:

“Tyelpe,你喜欢三伯吗?”

怀里的小孩子犹豫了一下。

”你回答这个问题还要犹豫一下的吗Tyelpe三伯现在超想把你丢出去的哦。“

于是小孩子赶紧点头。

“那好,你的爹爹,是你最喜欢的三伯的最喜欢的弟弟。你最喜欢的三伯不会去喜欢不喜欢你的人的,对吧,所以你的爹爹一定是喜欢你的。”

小孩子被绕晕了。眨巴着大眼睛思考了很久,然后说,三伯你为什么要在喜欢前面加个最?我没有说过最喜欢你呀。

咯噔一下,Celegorm有了一种纯情少女心被捅了个对穿的感觉。

(10)

“我最爱你了呀。”他像是在矫正一个填空题错误一样地自然而然地说。

Celegorm第一次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大龄未婚男青年手机上却关注了一堆育儿公众号是值得的。

——————

*一部古老的少年漫画《猎人》里的剧情,主角与他的搞事爹的关系和本文中的惊人地相似。(┐「ε:)_

*我可能得了一种越忙越想产粮的病。 _(:3 」∠)_ 

评论 ( 28 )
热度 ( 75 )

© 大树施它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