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施它活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弹剑徒激昂,出门悲路穷。

美国队长育儿经(3)【幼化梗】

带娃连续剧(1)(2)

美国队长,遭遇了他超级英雄生涯中的一次重大职业危机。

不,这并不是说,他的工资老也不涨,工作时长永不固定,小气局长总是不肯批假条,同事一个赛着一个地熊,对打的外星人长相一群比一群恶心,还要被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们挑剔服装品味……这是他的职业常态,不是危机。

他的意思是,他意识到,自己不被孩子喜欢。

不被小鬼头喜欢,这对超级英雄而言,算得上是一定程度的职业危机。

这是一道铁律。

毕竟,你看,一个超级英雄的人气高低,跟他的玩具周边在儿童市场上的销量多少,有着超乎玄学的正比例关系。

虽然商店里的迷你星盾仍卖得如火如荼,美国队长还是深刻地意识到,一旦离开了鲜亮制服和电视转播,作为Steve Rogers,他并不擅长照顾孩子,也很难讨孩子喜欢。

 

七十年前就是如此。

讨小孩子喜欢的那个,一直是Bucky,而不是Steve。

Bucky是家中长子,肩下还有三个弟妹,总是黏在他的裤脚上,争着索要兄长的亲吻和拥抱。Steve还记得Rebecca,Bucky最疼爱的小妹,在送Bucky出征的火车站,挂在Bucky的军装腰带上,哭得像块融化的小软糖。在街区里,Bucky也是一位值得信靠的邻家大哥哥 ,幽默帅气,开朗可亲,还有不易察觉的温柔。每次出门,Bucky的身上总会带有多余的糖果,惹来大群人类幼崽绕着蹦跶。

而Steve每次笨拙地试图抱起孩子,那些娇嫩的小东西总会被他尖瘦突出的骨骼砢痛,甚至哇哇大哭。

所以,在七十年前,他不被孩子亲近,在七十年后,更鲜少有机会亲自照顾一个幼童。一个柔软的,光洁的,易受伤害的小生命。

骤然上任,成为一个单亲爸爸,美国队长其实很是惶恐。

 

那天晚上,确认小孩子没被划伤后,Steve收拾了厨房的残局,重新给小冬兵热了满满一杯牛奶,端到他的卧室。

暖黄的床头灯光里,小冬兵坐在床上,小口小口地慢慢喝着温热的牛奶,头上的小熊耳朵跟着微微颤动。

Steve坐在床边,看他一点点喝完,才亲自取走空杯,拧灭了床头灯。

灯光一熄,小冬兵立刻自觉地向后躺倒,拉过被子。

Steve道了晚安,没有得到回应。他也不指望得到回应,端着空杯起身离开,走出卧室,临到掩门时,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小孩子把被子拉过下颌,只露出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在黑暗的卧室里没有声息地亮着。

 

十五分钟后,美国队长再度折返。

绿色的眼睛本已安静地阖上,在门扉微动的一刹那重新猛然睁开,警觉地注视着美国队长在黑暗中无声靠近,伸出手,在枕头上放下……一只吧唧熊。

Steve低头,正撞上小冬兵的满眼不解和惊异,尴尬地笑了笑:

“它,它也叫Bucky……”

刚才那一眼,让Steve差点就要开口请求,请求小孩子至少和他同室就寝。美国队长的四倍自制力阻止了他神经质的单亲爸爸式焦虑,但不能阻止他对那个孤独入眠的小身影生出无穷无尽的愧疚之心。这份愧疚,驱策着他翻出了那只吧唧熊,当年美国队长自冰层中苏醒后,小崇拜者们寄给他的一个小礼物。等到了冬兵床头,他才发现自己举动的愚蠢——往一个世界级杀手的床上强塞一只毛绒玩具熊,你可真有想法,Rogers。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美国队长硬着头皮,顶着小冬兵似乎越来越怜悯的眼神,吞吞吐吐道:

“它一个熊睡觉……很害怕,嗯,还很孤单,你陪陪它,好不好?”

他说完立刻闭嘴,等待着世界级杀手将玩具熊劈头扔回来,并劝诫他努力提高身为成年人的心智水平。

但世界级杀手轻轻点了点头。

而后探出细小的胳膊,将那只吧唧熊抱过来,圈到怀里。

再重新拉起了被子。

 

哦,看哪,Rogers,你还不如一只毛绒玩具熊抚慰童心。

离开儿童卧室时,美国队长这样斥责自己。

 


Tony Stark,自问是一个很讨孩子喜欢的人。

不,这并不是说,他是那种夜夜在晚间广播里,声情并茂念睡前故事的儿童之友。

他的意思是,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可是钢铁侠。

钢铁侠!全世界儿童都争着把画有他暴打外星人英姿的海报贴在床头,希望钢铁侠叔叔威力无穷的战甲能够守护他们的梦境。孩子们都崇拜他,当年甚至连Pierce都挖空心思,想让他来参加孙女的生日party。(当然,他可不鸟他)他也很爱护儿童。在挤公交的时候,他必定主动为老幼病残孕让座。虽然他这辈子还没怎么挤过公交。

总而言之,娃娃都爱钢铁侠。

综上所述,他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当时冬日战喵的幼崽刚刚苏醒就给了他英俊的鼻梁一拳,为什么迷你版的世界级杀手会如此警觉地瞪着他美丽的实验室,为什么来大厦检修机械臂时,Rogers家的小东西一直戒备地看着他,小爪子揪着Steve的衬衫后摆就没松开过。

“你知道他不记得你们了。”

美国队长多此一举地解释,探手摸摸小东西的发顶安抚他,同时朝实验室里其他来围观迷你冬兵的同事们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好机会,快向他重新介绍我们。”

钢铁侠立刻来了精神,伸出一只手,团团数点着实验室里的队友。

“这是Bruce爷爷。不要惹他生气,否则他会变得很绿很绿。”

为什么我是爷爷?博士思考,有点想变得很绿很绿。


“这个圆脸伯伯叫Barton,藏有很多小甜饼,就在通风管道里。”

Clint决定今晚就将自己的甜食储备进行战略转移。


“这位鸟人叔叔叫Sam,如果你无聊了,可以拿鸟人叔叔放风筝。”

Sam打了个寒噤。


“这是Natasha阿姨,她——”

“Natasha姐姐。”黑寡妇平静地订正。

“Natasha姐姐。”Tony不自然地吞咽了一下,“如果想活到成年,就不要挑战她的权威。”


“够了,Tony。”美国队长疲惫地说。

“哦,听,那是Rogers奶奶。”Tony面不改色,“如果你无法忍受他的婆婆妈妈了,可以来这里寻求我们的援助——我们能够帮忙暗杀他,或者给他装个静音键之类的,一定会显著提高你的生活品质。”

“够了,Tony。”Rogers奶奶凶狠地说。


钢铁侠置若罔闻,已经自顾自地蹲了下来,对着面无表情的小东西伸出胳膊,大力招手。

“而我——嗨,小鹿崽,我是你Tony叔叔,可以给你买灌满一个游泳池的M豆巧克力的那个叔叔。”

“离他远点!”

Steve急喝。

“怎么?我又不会对一个六岁宝宝做些——啊啊啊啊啊啊!”

 

Steve走近暴跳起来疯狂甩手的钢铁侠,递给同事又一块彩虹小马创口贴,语气平淡地亡羊补牢。

“他会咬你。”

这不对头。Tony想。明明我才是会带你去游乐园吃冰淇淋坐过山车的那个时髦叔叔。

而Rogers奶奶只会逼你喝牛奶,吃光盘子里的所有胡萝卜,哦还有万恶的花菜。


所以,钢铁侠决定,要带着复仇者联盟全员,去游乐园吃冰淇淋坐过山车。

打倒花菜势力,抗击萝卜大军,与Rogers奶奶斗争到底。



————————————————————


                                    小吧唧的小熊睡衣

评论 ( 54 )
热度 ( 773 )

© 大树施它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