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施它活

多见摄衣称上客,几人刎颈送王孙。

如何在重生之后成功融入第七纪元

*简介:这是一篇三五从头到尾都在开车的文(字面意义)

*当我试图严肃的时候,我永远也杀不死我内心的那个相声选手。

*想写一个凯三重生之后去了现代中洲,因为战后PTSD而一直流浪在漫长的旅途中的故事。


那么,如何在重生之后成功融入第七纪元?


1.你要有一群就算你是个孤僻的混球也还算爱你的兄弟

重生之后,他花了几个世纪待在弗吉尼亚蓝山的山谷里,一个月一个月地观察季节的转变。

一月。森林。

二月。湖泊。

三月。野兽。

四月。蝴蝶。

五月。树叶。

六月。松鼠。

七月。雨水。

他立在一棵北美红杉之巅,整夜旁观一场大雨击打森林。大地在华美的鼓点中喝到饱醉。3个月之后,这里的雨会变成雪。但大雪也无法让他离开荒野。

他不想再错过任何一个春天。草变绿的那一刻他要在旁边。*


而他的兄弟们,都在尽力地将他带出荒野,以他们各自的方式。


2.尽量不要对一颗椰子抒发兄弟之情

他的二哥说要带他去看大海。

大海是属于Maglor的。想想二哥当年在中洲海岸漫游的时候不知道吃了多少鱼丸粗面,就让山里人Celegorm不禁很是嫉妒。

“那你会烤海鲜给我吃吗?”他问。

他二哥习惯性地无视了他的话:“我带你去看一座山脉的诞生。”


于是他们并肩坐在南太平洋的热辣阳光下,听海底炸响的雷霆如同神子为地上带来刀剑。那是所罗门群岛的海底火山,愤怒的熔岩正在汇入深海的冰冷洋流,一寸一寸地生长成山脉。远处隐隐响起乌妮的歌声,她歌唱的是一座座岛屿的出生,成长和死亡。


这可真奇怪。

在他们那个年代 ,山脉不是这样生长起来的。

他记得他当年从希姆凛的城墙上北望所见的,被神力削尖的桑戈锥洛姆,它剪纸般阴森的影子至今都烙在他的眼底燃烧。而大能者们的暴怒曾让西贝尔兰的所有山脉都像一串枯叶被风吹散。  


这时岛民们开始了他们的祭祀。他和Maglor并肩坐在沙滩上,看身穿草裙的女人们怀抱丰饶的水果走入大海。从这个角度看去,她们丰腴美丽一如波提切利笔下的维纳斯,刚刚自贝壳与波涛中诞生。

她们呼喊着,用力地拍打海水,演奏出音乐,岛民们随之用自己岛上的语言唱起对海神的颂歌。他们是海神神秘的孩子们,遍身阳光,享有大海的供养。


“他们在向神祈求什么?”

“他们在祈求长生。”


Celegorm静静地听着,想起年轻轻轻就死去的朋友。他知道身旁同样沉默的Maglor也是在想同样的事。

他在沉默中等了良久,终于不忍,出言打断:

“二哥,你看那边那颗椰子,它长得好像Caranthir诶。“

“唔,我刚才也正在想这个事。你说它们到底可不可以吃呢?”Maglor若有所思地说。


也许他弄错了,始终走不出过往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3.对文化多样性要多一点容忍:

Maedhros带他出去散心的方式,则是陪他逛博物馆。  

或者纯粹是Maedhros想逛博物馆,顺便遛遛他。Celegorm太了解他啦,小时候每次他带他们去赶维林诺的集市,都是逛着逛着就把他们丢在了一堆愤怒的小鸡小鸭中间,转而去给不知为何又偶遇上了的Findekano买棉花糖。


“你要多了解次生子女的文化传统。”他的大哥说,然后一如既往地逛着逛着就把弟弟弄丢了。  


这场展览的主题是敦煌艺术。他所不懂的古老东方符文布满了两侧的墙壁。 Celegorm漫不经心地穿行在人群间,直到他看见了整整一面墙的火焰。   

那是涅槃经变里的一幅画:

释迦牟尼在娑罗双树之间涅槃了,入殓金棺。僧徒信众投火焚化金棺,金棺却始终不燃。释迦乃举大悲力,自心胸中释放出熊熊火焰,自焚金棺。大火连烧了七日方才焚化了佛的金身。

画师绘出漫天的金色火焰,蔓延了整面墙壁,炽然光明如琉璃,照耀无量无边无数世界。


火焰是古老的灵媒。他一直觉得经由火焰死去的东西,仿佛是进入了另一种生命。

那么多年过去了,想到父亲的死亡还是让他感到痛苦。

这个凡人以他父亲的方式死去,却是要人把此世的生命看作一场幻影,他自愿地从这世间离去,用金色的火焰焚去了自己的肉身。

Celegorm不能接受。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愿意温和地走进那良夜呢?怎么会有人甘心就这样归于烈火呢?


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


Maedhros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被几个保安架着,嚷嚷着要以蓄意破坏文物罪起诉他 。  

“有的时候我会怀疑你们这群熊弟弟是不是维拉派来加刑折磨我的逗逼。”Maedhros对他说,一边从他手里夺走了他用来充当锤子砸玻璃的干粉灭火器。

“如果那个<蓄意破坏文物罪>要判的是死刑,告诉父亲,我非常爱他。”他对他说,不出意料地又从他大哥那收获了一枚英俊的白眼。


4.不要和陌生的女孩对上眼神

Caranthir则带他去看人。

他四弟对次生子女的兴趣总令他感到诧异。     

他和Caranthir讨论过,如果让他把六千岁的漫长生命拆分成一个又一个急促的百年,他会愿意吗,像次生子女那样激烈而仓皇地去爱,去恨,去伤害这个世界,再为世界所伤害。    

Caranthir则回答说,那样急促的百年,我已经体验过了。

他还没来得及追问他到底体验过什么,就被Caranthir拉进了巴黎的一家证券交易所大厅。  


他此生还没有见过那么密集的人群和那么多充满了肾上腺素的画面。

 一群看起来就富得吐鱼肝油片的金融人士挤在一起,和Caranthir打过招呼之后就转头去看大屏幕上起伏的数字,它的每一条波谷和波峰都牵系着大厅里那么多起落的心跳,快要让听觉敏锐的他发疯。 


“你自己去玩吧,”十分钟之后他疲倦地对Caranthir说,“美丽的天使在远方召唤你,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他在巴黎证券交易所外的一家露天小咖啡馆等Caranthir出来。

“Bonjour?”

有热辣的年轻女孩叼着烟,上前对他打招呼。

他抬头看她,天真而明艳的脸孔,让人忍不住想按照诺林诺时期的欢宴传统拉起她的手,当街跳上一曲嘣擦擦。

在那个金色的时代里人们总是在不停地欢宴与舞蹈。他有点陷入回忆了,看见一团闪着光的白色,在记忆深处大笑着舞过一列又一列烛光辉煌的长桌。

在那大海的彼岸,她还在像星星一样不知疲倦地闪耀着吗。


”孩子,你知道吗,”他对女孩说,“就在你吐烟蒂的这块地上,1832年的夏天曾经有妇女清晨起来,擦拭街道上的血迹。”

“你说话的口气就像个活了一千年的老妖怪。”

“如果你们也能活个一千岁的话,我就不必如此频繁地改名换姓来掩盖自己不会老去的事实了,我甚至可以试着去爱上一个人。”他耸耸肩,“这都怪你们死得太快了。 ”


女孩脸色大变,抬手浇了他一脸的冰可乐,转身就走。


最后Caranthir终于从他的战场出来了 ,看到他这副惨样吓坏了,冲上来疯狂摇晃他问他是不是误食了法国人可怕的蓝纹乳酪吃傻了?

他说:“我刚刚失恋了。”

Caranthir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身走向了街角的饮料贩售机,回来的时候拎着两罐汽泡丰盈的可口可乐,往他手里塞了一罐。

喝酒伤肾。他对他说。


Celegorm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年龄最大的弟弟思路比较独特。


5.和陌生的男孩也不要

他也曾在身边没有亲人的时候猝不及防地被回忆牢牢攫住。过去的影像如同闪电,击入他的心。


巴黎的小孩子们正在放学,用书包欢乐地互殴 ,漏出作业本纸像快乐的鸽群飞满了一条人行道。     

然后他就在那些飞舞的鸽羽和打闹的孩童之间,看见了Celebrimbor。

他的小侄子睁着蓝眼睛,背着维林诺小学的小书囊 ,站在满天鸽羽之间 ,向他询问如何学习鸽子的语言。  


“这很简单,你只要学会‘玉米!玉米!’还有‘我的!我的!’这两句话就可以了。”


街对面蓝眼睛的小孩子失望地垮下脸蛋。他有一瞬间的失神 。


从纳斯隆国德的那场日落之中离去后,Curufin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他谈起Tyelpe。

那是在他们进攻多瑞亚斯的前夜,他坐在帐中低头为Celegorm磨亮他的长刀,黑发垂落掩去大半表情。突然他开口,抛出一个问题:

“或死于刀剑之下,或死于折磨之中,或死于悲伤哀痛,你觉得他会应在哪一条?”


Celegorm无需点明就知道“他”指的是谁,因此这个问题让他无法忍受。

“你当时没有让他许下誓言。”

他记得他是这么回答的。


他的预言课分数一向很低。他们都知道Tyelpe最后遭遇了什么。  

不曾许下誓言的孩子,依然分享了家族的命运:他们一切开端良好的行事,皆将以恶果收场。

而他原本以为他们的誓言不属于他。


一瞬间他明白了为什么他的五弟在重生之后选择了在大学里当一名教授。


Curvo,你又是如何去抵抗那个影像的呢?

当下课铃响了你的学生们欢呼着涌出教室 ,你是否每一天都看见了Tyelpe混在欢欣而无虑的人群中,推开桌子站起身来,走出门去 ,不再回来?

你是否看见他每一天都以不同的方式离开你?

你是否用力地记忆他头发的颜色,就像记忆一盏陌生的灯火?

你在想什么呢,Curvo,你每天都在那群年轻而闪耀的少年中寻找你独子的影子。对不对。


兄弟中只有Curvo没有来找过他。但是他可以去找Curvo。

Curvo可能是兄弟中除了他以外唯一一个没有放下的人,也是他们中唯一一个会有自毁倾向的人。所以他必须找到他。


7.试着说服你那个也有PTSD的老弟陪你一起做一趟公路旅行

他坐在阶梯大教室的最后面,看他弟弟在台上讲课。

他在为学生们讲解一本天文学的科普读物。《宇宙》。卡尔·萨根。那些此刻在他们头顶静静旋转的星河和宙宇。

阳光自讲台侧旁的窗户泼将进来,溅了他一身,映得他手里的书都发起亮来,整个人都有一种光明之意。

他许久不见的,他的弟弟与光明共生的样子。


“酷爱星辰,岂惧夜幕。”*


他听了发出鬣狗般的笑声,明明小时候Curvo才是弟弟们中怕黑怕到晚上一定要和他一起睡的那一个。


然后被一个粉笔头砸中了脑袋。

“那边那位金头发的小同学,请在外面等下课了再进来。”

于是他就被丢了出来,气恼地抱着双臂倚在走廊上等Curvo下课。


然后在他上完课出来之后在人来人往的走廊拐角壁咚了他:    

“听我说完再走!”

路过的女学生们顿时如同满月下的狼群一般集体嗥了起来,更有甚者兴奋地掏出手机,扬言要直播这个金发帅哥壁咚她们天体物理教授的全过程。


看来你在学生中很没有人缘啊。Celegorm有点困惑地说。

Curufin提醒他说他现在这个位置一脚就可以让他断子绝孙。

Curvo,你老哥我现在内心脆弱得像块小熊饼干一样,你就不能温情点吗。

你是哪块小饼干,Curufin面无表情地说,我可以拿你去泡牛奶吗。


他知道他是在为前几个世纪他的沓无音信生气,于是使出杀手锏:“我请你吃冰淇淋!”


8.中洲的冰激凌大多是第二个半价哦

Curufin坐在他对面,嚣张地舔着冰淇淋:

“好,给你一支冰淇淋的时间,快说,你想干吗。”

“想让你开车送我回家。”

“哪个家。”

“老爸在的那个家。两个红毛小混球跟我说今天晚上老爸要烤小贝壳蛋糕。”Feanor重生之后直到现在都坚信人类唯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们发明了薯片,一直避世隐居在大陆另一头。

“为什么要我送你回去。”

“因为……我不会开车。”他赶在Curufin的脸黑下来之前赶紧递上第二个半价的冰淇淋。


9.选一个好一点的公路片背景配乐

Curufin打开车载收音机,车内顿时被他们身为国际著名歌手的二哥华丽的美声唱腔所占据。

Celegorm脸色有点发绿:“关上吧,我怵得慌。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打开车载广播都能听见当年那个给自己念睡前恐怖故事的嗓音。“   

Curufin从后视镜里瞥了他一眼:“好吧,那我们换个让你听了不那么想尿裤子的广播频道。”


他把广播拧到前一个台,政界要人Maedhros先生正在以他磁性浑厚的声音宣读一份新闻稿 。

Celegorm捂着脸大叫一声。

“你再往后调到几个台,还能听见富有爱心的成功企业家Caranthir正在为小朋友们朗读睡前故事,《爱丽鼠与娜娜猫》。”    

“你们绝对是故意的。”Celegorm被那个甜腻腻的童话名字吓得面色如土。

“是呀,”Curufin抬手把收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我们就是想告诉你,一个人在漫长的旅途中永远别想摆脱自己的家人。”

“不啊这很简单,只要我把你和你的收音机都丢出车去,我就可以在漫长的旅途中摆脱我的家人了。”  

“你不会的。”

“为什么?”

“因为你不会开车,而你恐怕不想自己用念力驱动这辆车跑上200公里。“Curufin说。

“开门!我要下车!我等自由的小精灵,就是走死,也要不要坐你的车!“自由的小精灵Celegorm今天的心情也十分不美丽。


9.行车途中不要跟司机吵架

“行啊,”Curufin头也不回,一个响指,车门旋开,坦露出这个国家无垠苍凉的西部旷野:“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10.也不要跟司机调情

你怎么还没下车?Curufin等了好久,诧异地问。

不行,我想过了,我不能和你分开。

哦?

因为"凯勒巩与库茹芬"是个词组。

见鬼,这是什么词组?

可能是因为我们长得比较押韵。*

押你个大鬼头啦!Curufin一脚油门把Celegorm按在了椅背上:“坐到前面来,Turko,我来教你开车!”


11.学车时找一个脾气好一点的教练

“我堂堂一个精灵,为什么要学那些愚蠢的次生子女开车?”

“我不知道,”Curufin气恼地说,”也许是因为你不是次子子女图画书上的那种小精灵,没有闪闪发亮的小翅膀可以飞越R108号公路吧?“

“我不管!我想骑马!”

“恕我直言,在这个后工业时代,你想骑狗恐怕比骑马容易一点!”


对狗的提及让两兄弟间沉默了好一阵。


最后竟然是Curufin先道歉了:“对不起。”


Celegorm被他弟居然会道歉这个事实吓得差点掉下马去,不对,是掉下驾驶座去,但他稳住了自己:

“那现在换你来开车。”

“好。”

“还有今天晚上订的披萨,我要吃奥利奥榴莲口味的。”

“……行。”


Celegorm开心地由板着脸的Curufin开车载他回去,等着他晚餐时尖叫着从桌前逃跑,还等着见到这漫长旅途尽头的那位全一亚最威严的精灵——哪怕他穿着做贝壳小蛋糕的围裙,也是全一亚最威严的精灵。


---------------------------

*出自安妮•迪拉德,《听客溪的朝圣》。

*“酷爱星辰,岂惧夜幕。”两位业余天文爱好者的墓志铭。出自卡尔·萨根的《宇宙》。

*这个梗出自撸否上一个小伙伴的帖子,讨论为什么Celegorm和Curufin的名字总是成对出现 😂

*装作我在过费诺里安周,因为才到周五,所以双子和狒狒的戏份少一点也没有关系?(你快够)

评论 ( 30 )
热度 ( 181 )

© 大树施它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