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施它活

多见摄衣称上客,几人刎颈送王孙。

爬摩天大厦的小浣熊

最近,美国有只小浣熊突然开始爬摩天大厦,徒手登顶,轰动一时,莫名激励了无数丧丧的人类。



相关报道:Daredevil raccoon's Minnesota skyscraper climb - BBC News

在疯狂吸熊的时候,想起了同样黑眼圈的小浣熊吧唧……于是有了这篇蛇精病文。


--------------------------------------lo主脑子有坑的分割线----------------------------

城里出现了一只浣熊。

浣熊并不稀奇。

没看过小浣熊,总吃过干脆面吧?

稀奇的是,这只浣熊出现的地方,乃是城中最高的大楼——的外墙。


最先发现这只浣熊的,是一位年轻的上班族。

当天早晨,他和往常一样,叼着难吃的便利店三明治,站在大楼对面,等早班公交。

在啃三明治的间隙,他偶然抬头,瞥了一眼对面。

三明治的残躯,从他大张的嘴里,飘然落下。


后来接受采访时,这位先生的衬衫胸口仍然沾有大片三明治的酱料,从颜色来看,可以推测为酸黄瓜口味。

但在他的激动人心的发现面前,他显然已把那个难吃的三明治抛之脑后:

“你能相信吗?一只浣熊!小小的,软软的,毛茸茸的,就挂在那里!离地三十米的垂直大墙上!天哪,它还在往上爬!”


全城最高的大楼,现在被举着手机摄像的人类围得水泄不通。

社交媒体上,到处都在直播一只小浣熊的壮举:

它,孤身一熊,奇迹般地挂在大楼高高的外墙上,

冷峻地,安静地,不置一词地……

爬。

爬爬。

爬爬爬。

爬爬爬爬。

爬爬爬爬爬。

它的速度是如此的恒定,身影是如此的坚定,仿佛扛着红旗爬上德国国会大厦的苏联红军。


全城的媒体都轰动了。

一只小浣熊,不远千里,来到这里,挑战一座全城最高的建筑物,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记者们纷纷乘着直升机前来采访。

他们从直升机里探出身,争先恐后地将话筒递到小浣熊嘴边,在螺旋桨的呼啸中,满怀激情地大喊:

“请问您是为了宣传动物保护而爬楼的吗?”

“请问您是为了警示环境问题而爬楼的吗?”

“请问您是为了反对超英泛滥而爬楼的吗?”

“请问您是为了抗议干脆面涨价而爬楼的吗?”


面对这些问题,干脆面同学都保持着一直以来的面无表情,冷峻地,安静地,不置一词地……

爬。

爬爬。

爬爬爬。

爬爬爬爬。

爬爬爬爬爬。


它到底为什么要爬楼呢?那上面有什么吗?

大家不禁抬头,向大厦的上方望去。

空空荡荡,只有夏日无尽的云天和风声。


尽管如此,仍然有记者声称,他的问题得到了小浣熊的回答,并出示了录音:


记者(激动哽咽地):“干脆面先生,您到底为什么要爬楼呢?”

干脆面先生(深沉坚定地):“因为,楼,就在那里!”


这个答案的真实性颇为可疑。

但这并不妨碍该答案在社交媒体上掀起又一波感动巨浪。人们纷纷把自己的账户头像换成小浣熊坚定的侧颜,表达效仿其挑战精神的炽烈热情。


它还作为经典励志素材,进入了千万中小学生的作文:

《做人当做干脆面》

《像干脆面一样奋斗!》

《干脆面没有梦想,和人有什么两样!》


大厦楼下的广告屏幕现在不宣传麦乐鸡川香酱了,改为实时播报小浣熊的爬楼高度:

六十八米!六十九米!七十米!


但随着小浣熊越爬越高,大家开始担心了。

担心他们的励志偶像会在追求梦想的中途摔下来,啪叽一声,在他们的鞋尖前摔成一堆干脆面渣渣。

太噩梦。太毁童年。太不励志了。


然而,救援行动甚是棘手。

大厦的窗户都是封死了的,从内部贸然破窗,反有可能惊吓浣熊,酿成大祸。

这样的高度,对一般的救援人员来说,又太危险了一些。

于是,最强大的动物救援队——复仇者联盟——奉召而至。


有锤子的雷神飞了上去。

天空一声巨响,雷神闪亮登场。

“下来吧,小兔子!”

北欧神明一手举着锤子,一手挥舞着胡萝卜,悬浮在空中,热情洋溢地呐喊。

“我们给你准备了好吃的胡萝卜!”

小浣熊用怜悯智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加速向上爬去。


有翅膀的猎鹰飞了上去。

他在高楼窗户边拼命扑棱着翅膀,苦口婆心地劝说。

“下来吧,熊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年纪轻轻的,不要这么看不开……”

小浣熊不耐烦地撕掉了他的翅膀。


有魔法的女巫飞了上去。

绯红女巫运起红光,远程控制,将小东西一点一点笼罩起来,眼看就要把它抱离墙壁。

“下来吧,这上面很危险!”

小浣熊不高兴了。

它左爪紧紧抓着墙缝,回过头,望着她。

黑眼圈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耳朵软软的。

好委屈的样子。

嘤。年轻的绯红女巫捂住了心口。


有钱的钢铁侠飞了上去。

他腾空而起,脚底推进器光芒大盛,径直飞到浣熊旁边,向它探出金红色的钢铁手甲。

“下来吧,工头答应给钱啦!”

小浣熊以左爪为支点,深嵌入墙,半身腾起,一个三百六十度回旋踢,把他蹬了下去。


大家这才发现,小浣熊的左爪竟然是金属义肢,闪着凛冽的光,肩头还有一颗小小的红星星。

可以确定的是,这只浣熊与人类有过接触,而且是极其不好的接触。

它消失的左爪大概与人类脱不了干系。

所以,它对人类表现出如此强烈的抗拒与不信任。


救援一时难以为继。

好在这只小浣熊看起来非常强悍,看它痛扁各位复仇者成员时的利落身手,与其担心它的熊身安全,还不如担心复仇者们的人身安全。

大家也不好意思再打扰它——毕竟,还有那么多现代智人冒着嗝屁的危险,前赴后继地爬上珠穆朗玛峰挨冻,我们又有什么理由阻挠人家挑战熊生理想呢?



夜色降临,灯光暗下,楼下围观的人们都打着呵欠散去了。

只有广告屏幕还勤勤恳恳,继续滚动播报着浣熊的爬楼进度:

九十米!九十一米!九十二米!

啊,不对。

在这个深深的夜里,陪伴着小浣熊的,除了一块坚韧的广告牌,还有一个坚韧的美国队长。


多次尝试之后,复仇者们发现,美国队长是唯一一个靠近小浣熊三米之内而不会挨旋风熊掌三连击的人类。

当美国队长吊着高空作业绳,小心翼翼地靠近这只小凶兽时,它罕见地没有一铁爪糊过去,竟然默许这个人类陪在它身边,接着一声不响地往上爬去。


小浣熊的黑眼圈,让美国队长想起一个人。

那个人有一双很绿很绿的眼睛,可眼睛周围被其他人类涂上了漆黑的迷彩战妆。

他把他丢失在了一个很冷很冷的冬天里。

他要找回他。

他还没有找回他。


夜色降临,灯光暗下,楼下围观的人们都打着呵欠散去了。

而美国队长自请留守。

他背着盾牌,穿着护具,在街灯照耀下,像一只星条旗花纹壳的大蜗牛,傻乎乎地挂在墙上。

和小浣熊一起,肩并着肩,慢慢慢慢慢慢慢地往上爬。


小浣熊越爬越高。

美国队长跟着它越爬越高。


楼下的广告牌越来越远了。

楼顶的月亮越来越大了。

他们现在孤悬在光的海洋之上。

住家的灯光,车流的灯光,街道的灯光。

无数人世的渺小的光,被夜风掀动,汇成光的大潮,潋滟涌起,扑向城市的最高处,拍击美国队长的脚踝,也拍击小浣熊的肉垫。


小浣熊没有对美国队长说一句话。

美国队长也没有问小浣熊一句话。

他们只是安静地并着肩,在光的浪潮中,继续向星空攀登。


小浣熊的爪子终于够到了楼顶的护栏。

它轻巧地攀住护栏,毫不犹豫地翻了过去。

楼下的广告牌传来电子音的激情呼喊:

“三百米!三百米!三百米!”

小浣熊爬到了楼顶。它成功了。


美国队长挂在墙上,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

这应该是人家熊生的巅峰一刻。不应该有愚蠢的人类来打扰。

他觉得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他调整姿势,挪动双臂,准备掉头向下,穿过光的浪潮,回到属于自己的人世。

这一下动作太大。美国队长没有抓稳。


美国队长落了下去。

成千上万的光,汹涌而起,从下方呼啸着扑向他。

他的脑海里一瞬间滑过神盾局还没结清的工资,布鲁克林还没还完的房贷,他心底还没找回的爱人……


在想到快递还没送达的冬坨之前,美国队长的坠落停止了。

他抬起头。

一只金属的小爪子捉住了他的手。

小浣熊沉默地看着他,两个黑眼圈大大的。


美国队长发现,这是一只绿眼睛的小浣熊。


摩天大楼坐在星空的下方,美国队长坐在摩天大楼的楼顶,小浣熊坐在美国队长的怀里。

楼顶风大,他拉开外衣,将毛茸茸的小东西抱进去,仔仔细细地裹好。

小浣熊暖乎乎的,像一只小手炉,捂在美国队长的心口。


斟酌再三,美国队长还是鼓起勇气,祝贺小浣熊的熊生梦想终于实现。

“恭喜。”他努力回想着那个记者浮夸的报道。“你终于征服了这座楼!”

小浣熊抬起小脸看他,绿眼睛有点诧异。

“什么征服?”

它呆呆地问。

“我只是想看星星而已呀。”



一人一熊坐在楼顶,看了很久很久的星星。

小浣熊说,它来自于另一颗星星,一颗很小但很漂亮的星星,叫作布鲁克林。

有人抓走了它,将它掠到这个遥远陌生的异乡。

有人夺去它的左爪,将它改造成了这幅模样。

有人想将它摧毁为灰烬。


小浣熊逃了出来。

它想回到它的星星。

它回不到它的星星。


“星星太多了。你们这里的灯光又这么亮,这么吵。”

小浣熊沮丧地说。

“我不记得我来自哪一颗星星。我认不出我的星星了。

可我必须要回到我的星星。

我的星星上有一只小狮子。

它那么小,那么瘦弱,又那么倔……

它一定还在等我。”


小浣熊把脑袋埋进美国队长的胸口,抽动小鼻子,嗅了嗅:

“你身上有它的味道。”


美国队长为小浣熊感到悲伤。

他问小浣熊:

“你要怎样才能回去呢?我能帮助你吗?”


小浣熊摇了摇头。

“逃出研究所后,我每天换一栋楼爬,大概是楼不够高,我坐在楼顶,望着星空很久,也不能发现我的星星。”

“这就是全城最高的楼了。”美国队长鼓励它。“你已经成功爬上来了!”

“是啊。”小浣熊轻声说。“所以,如果今晚还不行……”


美国队长不说话了。

他抬起头,向上看去。

星空浩瀚,像一扇巨大的孔雀尾羽,在他们的头顶徐徐展开。

成千上万的星辰,金色的、蓝色的、银色的,向下俯视,目光穿越亘古以来所有的时间和所有的浓雾,与他们无声相接。

里面有小浣熊的星星吗?

美国队长忧虑了。

小浣熊说得对,星星太多了,连人类的灯火都不足以淹没它们……又要怎么从中辨认出自己的那一颗呢?


他不自觉地抱紧了怀里的小东西,压低声音,开始数那些无数的星星:

一,二,三,四,五……


小浣熊始终在他的怀抱里,仰着小脸,安静地望着星空。


一百,一百零一,一百零二……


小浣熊在他的怀抱里蹭了蹭,刨出了美国队长藏在衣兜里的李子。


三百,三百零一,三百零二……


小浣熊坐在他的怀抱里,用两只前爪捧着李子,啃得满脸果汁。


五百,五百零一,五百零二……


小浣熊在他的怀抱里打了个呵欠。美国队长在思考,要不要坦白,那个李子里加了麻醉剂,是此前复仇者们准备用来诱捕叛逆小浣熊的。


一千,一千零一,一千零……

小浣熊在他的怀抱里睡着了。


狮子在这时出现。

美国队长其实没有看到,狮子是如何出现的。

它仿佛是从星光里凝结而出,凭空降临在空旷的楼顶。

这是他此生见过最俊美威严的动物。

完全不同于动物园栅栏中那些懒洋洋的大猫,这头狮子仅仅是孤身站立在此,就如同一支浩大的军队。

它缓缓走向他,皮毛金黄,眼瞳湛蓝,像一轮黑夜里的太阳燃烧着逼近,一片沙漠下的海洋呼啸着涌来。


美国队长感到了威胁。

他不动声色,将小浣熊护在怀里,反手去抽身后的麻醉枪。

狮子却先一步察觉了他的动作,停步站定,向他轻轻摇了摇头,似乎在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美国队长想到一个可能性:

“你是它的狮子吗?”

狮子点了点头。

歪,不对哎。美国队长想。这狮子到底哪里小,哪里瘦,哪里弱了?


狮子走到了美国队长面前,望着他怀里睡成一团的小浣熊。

它低头看它。明明是这样威严强大的动物,却有一双温柔又悲伤的眼睛。


“我失去它很多次。”狮子说。“但我永远会找回它,一次又一次。”


美国队长问:

“像我一样?”

狮子几乎是在微笑了:

“像你一样。”


美国队长把小浣熊抱到了狮子的背上。

狮子扭过脑袋,舔了舔浣熊额头上的小乱毛


小浣熊醒了。

它睁开眼睛,嗅了嗅狮子的毛发,安心地长叹了一口气。

它抬起头,蹭了蹭美国队长的手。

他知道这是道谢的意思。


狮子奔跑起来,踏着透明的夜风,一跃而起,纵向下方沸腾的光海。

美国队长站在城市的最高处,目送它们的离开。

它们穿过人世的灯火和天空的道路,消失在了万千星辰之间。

————————————————————————————————


超凶的小浣熊:



超好吃的小浣熊:


其他文章:个人烹制脆皮鸭菜单汇总

评论 ( 114 )
热度 ( 1094 )

© 大树施它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