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施它活

多见摄衣称上客,几人刎颈送王孙。

美国队长摊成煎饼果子,隔壁的冬兵都馋哭了!(下)

美国队长摊成煎饼果子,隔壁的冬兵都馋哭了!(上)


“不知道,嘛也不知道。”

  可怜,美味,又无助的美国队饼,耷拉着满头葱花,茫然地坐在复联大厦的公共早餐桌中央,如是说。


此情此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这伤心真无两,休说是泥人堕泪,便教那铁汉也肠荒!

呀!不思量,除是铁心肠;铁心肠,也愁泪滴千行!


复仇者们一时默然。

他们同时低下了头,目光垂落,仿佛正在集体哀悼他们队长多舛的命运。

但实际上,他们只不过是在桌下展开了一场无声无息的手机打字手速争霸赛,屏幕敲得冒起火花,争当第一个在 quora上提出这个问题的题主,然后热情邀请@Captain America来回答:

“当一套煎饼果子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啪地一声巨响,冬日战士将他的大狙轻描淡写地拍上了桌面。


超级英雄们咳嗽一声,收起手机,满面严肃,开始讨论变故的起因。


博士捻须沉吟:

“这一切看起来像是魔法。”

钢铁侠帮他补完:

“因为这一切太不科学了。”

黑寡妇蹙眉生疑:

“如果这是魔法,那么施法人又是谁?”

鹰眼指出关键:

“重点是……这人得有多无聊,才会想出这种点子?“

雷神哈哈大笑:

“对对对,连我弟弟都不会这么无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大家慢慢慢慢慢慢慢慢地转头,看向满脸无辜的神域王储。


“昨天,你弟弟来了中庭,很快又离开了。”钢铁侠缓缓说,“发生了什么?”

“我们去唐人街吃了煎饼果子。”雷神不明就里,还是坦诚地回答,“我往煎饼里加了炸鸡和蛋黄酱,他有点生气,就走了……也没发生什么呀。”


过去的经验表明,就算是简单得像数数有几只兔子几只鸡的事情,只要牵扯到邪神,结果也往往会复杂得像一道鸡兔同笼数学题。

冬兵坐在桌子前面,一言不发,抿着嘴唇,绿眼睛水汪汪的,像一只不高兴的猫。

放在平时,只要这只猫露出这样的表情,立刻就会有一头大金毛屁颠屁颠跑过来,把猫咪叼回窝里舔毛毛。

然而,很不幸,现在这头大金毛正躺在早晨桌上,努力适应一套煎饼果子的生活。


如果我永远就是一套煎饼果子了,怎么办?

美国队饼想到此处,肉眼可见地沮丧起来,连挺直的馃篦都软软地耷拉下去。

我不能安慰他,不能保护他,不能带给Bucky幸福了。


冬兵似乎察觉到了美国队饼的想法。

“不要担心,Steve!”

他决然地俯下身,将那套悲伤的煎饼果子揽入怀中,紧紧拥抱。

“就算你要永远做一套煎饼果子,我也可以永远做一杯豆浆!”


“……这是老子听过最摧毁智商的土味情话了。”

Tony喃喃。

其他人目光呆滞地一起点头。


好在下一秒,就有人将他们从这种智商值疯狂-1、-10、-100的窒息氛围里拯救了出来。


“不必担心,蝼蚁们 !”

天空一声巨响。

邪神闪亮登场。

一道修长的身影浮现在复联大厦的早餐厅上空,头盔高昂,两手平举,墨绿大氅在肩头无比风骚地哗哗作响。

Loki低头,俯瞰脚下一脸WTF的复仇者们,笑意盈盈:

“只要完成本王的命令,这套煎饼果子就立刻可以变回金毛蠢狗,和他家的小野猫继续双宿双飞。”


面对这种挑衅,冬日战士面无表情,抄上大狙,霍然起身,踏着九头蛇首席男模的步伐,走向邪神。


“哦,不要。”

钢铁侠捂住脸,疲惫地呻吟一声。

邪神到访复联大厦的次数不少,在一众复仇者中,他显然对这只“美国队长捡回来的小野猫”最感兴趣。

具体表现为,每次来玩,都要逗着冬日战士打一架。规模不大,类似于猫咪互挠,但隔三岔五来上这么一出,饱经磨难的复仇者大厦就算没有灭顶之灾,光每天维修工程的噪声就够吵得个把超级英雄神经衰弱了。


“给你五分钟,把Steve变回原形。”

冬日战士在邪神面前站定,平静地说,机械臂的金属页片发出危险的嗡鸣声。

“否则,你剩余人生的脑袋厚度,都会跟这片馃篦一样扁。

“哦?”Loki面上笑容更盛,“谁扁谁都不一定呢?”


话音刚落,两人喵地一声,扑向对方。


“不要打架!”

Thor急忙冲将上去,双手大张,试图格开两只喵喵互挠的猫咪。

然而毕竟单犬难敌两猫,他很快就被权杖和铁臂齐心协力地甩出了战团,一个跟头摔到墙上,挣扎爬起,绝望四顾,呼喊平时和他并肩维和的战友:

“Steve!!!”


现场一片尴尬的沉默。

沉默,沉默啊,是今晚的复联大厦。

雷神这才想起,那头勇敢忠诚的金毛同志,现在正安静如鸡地躺在旁边的桌上,尽心尽力地扮演一套沉默的煎饼果子。

……也许没有沉默。

说不定,当冬日战士一个翻身,将北欧邪神骑在地上揍时,这套煎饼果子的内心还在狂喊:

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呱呱叫!


“中士,别打了!”

博士脑门突突跳着疼,脸色绿如芥末酱,但还保持着此刻难能可贵的冷静。

“要把他捶成馃篦什么时候都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他把队长变回来!”


冬兵闻言,松开了邪神。

两人站起身来,都气喘吁吁,衣冠不整,绿眼睛彼此瞪视,像两只挠乱了毛的猫。


“弟弟,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见Loki站起,Thor痛苦地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是哥哥不好捅,还是话剧不好看?你他喵的为啥又要搞事?


“你还问我?”

邪神掸着披风上的灰,听闻此问,冷笑一声。

“昨晚你不是在那家煎饼铺前,大言不惭地声称加炸鸡生菜蛋黄酱的煎饼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吗?那都是邪教!我今天就要让你心服口服,知道世界上最好吃的煎饼究竟是怎样的!”


说的很有道理。一向注重language的美国队饼也忍不住在内心爆了粗口,可是关老子屁事?!

冬日战士代他说出了心声:

“这关Steve屁事?”


“愚蠢的蝼蚁,你们当然不懂神的严谨。”邪神嗤之以鼻,“为了公平地选出世界上最好吃的煎饼,我要让这个世界上最正直的人,在对煎饼果子有最深入的体验之后,再来评判!”


蝼蚁科学家Banner博士,被神的严谨震撼得当场变绿

他一头撞破房门,捶着胸膛,嗷嗷大叫,向消防工具间狂奔而去。

“他去干什么?”鹰眼惊恐地小声问。

“去用高压水枪洗刷这么多年构建的科学知识体系。”钢铁侠面色铁青,显然也很想这么做,“随他去吧,半个小时后再让人给他送裤衩。”


严谨的神转头看向美国队饼,踏前一步,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支话筒:

“采访一下,这位煎饼,当一套煎饼果子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妈蛋,这个问题居然被这个王八犊子抢先提出来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想。


不等冬日战士暴起打人,邪神就已开始连珠炮般发问:

“你憎恨香菜吗?

“你喜欢面酱吗?

“你以拥有多个蛋蛋为傲吗?”


大家听见最后一个问题,齐齐吹起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口哨。


美国队饼窘迫地涨红了脸,仿佛它身上抹的是番茄酱。

“我没有多个蛋蛋!”

“哇,美国队长没有蛋蛋?”邪神故作惊讶。

如果一套煎饼果子可以自杀的话,此刻美国队饼一定已经用自己的馃篦捅穿了自己的肚皮:

“我有蛋蛋!我有!”


“够了!”

冬日战士断喝,一把将美国队饼捧起来,按在胸口。

“无论他是美国队长还是美国队饼,无论他有三个蛋蛋还是没有蛋蛋,只要他是Steve,我都会一直爱他,珍惜他,忠诚于他!”

“Bucky……”

美国队饼感动得几乎要流下面酱。


“……这是老子听过最重口的土味情话了。”

Loki喃喃。

其他人目光呆滞地一起点头。


Thor看不下去了:

“弟弟,我错了,我承认煎饼果子里夹炸鸡是邪教了,我相信原味煎饼最好吃。你不要再牵连无辜的吾友,快把队长变回人身吧。”

“不,这不严谨。”严谨的邪神严谨地拒绝。“必须要让世界上最正直的人亲口说出他最真实的想法,魔法才能解除。”

说着,他看向冬日战士怀里的美国队饼,露出一个冬兵看了想打神的笑容:

“说吧,美国队长——你认为,世界上最好吃的煎饼果子是什么样的?

容我提醒,如果出口的不是你最发自内心的真实想法,魔法的解除条件就无法达到,你永远都要作为一套煎饼果子活下去!”


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复仇者们不由都屏住了呼吸,忧虑地看着他们变成煎饼果子的队长。

连冬兵抱着美国队饼的铁臂都在微微颤抖。


美国队饼却放松下来。

他蛋香浓郁的金黄表皮几乎是露出了一个微笑,如果煎饼果子也能微笑的话:

“Bucky,你喜欢怎么吃煎饼果子?”

“唔?”冬日战士正在紧张,不假思索,随口答道:“蘸着李子酱吃吧。”


“好。”

美国队饼点了点头,转向邪神,平静地说:

“我发自内心地相信,蘸了李子酱的煎饼果子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煎饼果子。”


邪神的绿眼睛瞪大了。

雷神的蓝眼睛瞪大了。

复仇者联盟五颜六色的眼睛瞪大了。

他们难得地异口同声,拍案而起,捍卫煎饼果子的尊严:

“你·放·屁!”


话音未落,砰地一声,美国队饼变回了美国队长,满脸幸福的微笑,被冬日战士打横公主抱在怀里。

冬日战士一时支持不住陡然增加的重量,两手一松,把美国队长砸到了地上。


“他是真的发自内心地相信,蘸了李子酱的煎饼果子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煎饼果子。”

Thor喃喃,久违地感到对神秘莫测的中庭人的畏惧。


邪神被哥哥拎回了阿斯加德,关在家里,连吃了整整一周的李子酱煎饼果子。

吃哭了的邪神不要扔,裹上鸡蛋液,粘上面包糠,下锅炸至两面金黄,老人小孩都爱吃,隔壁的复仇者联盟都乐疯了!


冬日战士对此表示十二分的喜闻乐见。

直到一周以后,他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 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套李子酱煎饼果子。


“我可以把你变回来。”

黑眼圈硕大的邪神蹲在他的床头,循循善诱,笑颜慈爱。

“只要你发自内心地承认,蘸了李子酱的煎饼果子是世界上最难吃的煎饼果子。”

  

-—————老人小孩都撑死了的分割线—————————

      

                         鸡蛋液,面包糠,基都能炸香!


我可能会被天津市餐饮行业协会煎饼馃子分会(真的有!)列为头号追杀目标_(:з」∠)_……


             其他文章:个人烹制脆皮鸭菜单汇总

评论 ( 140 )
热度 ( 1629 )

© 大树施它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