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施它活

多见摄衣称上客,几人刎颈送王孙。

美国队长育儿经(4)

带娃连续剧重新开播惹!

已经发布的三章都经过重修,请看过的胖友们还是回头阅读一下前文。_(:з」∠)_

带娃连续剧:(1) (2) (3)

 

超级英雄,是一项业务广泛的特殊职业。

他们上可拯救世界,下可速递外卖,进可暴打外星怪兽,退可调节兄弟纠纷,偶尔还能兼职一下,为全国中小学生录制生理教育小课堂。

 

但”饲养智人幼崽并保持其存活”这一条,显然不在他们任何人的技能表上。

甚至对他们来说,”饲养智人幼崽并保持自身存活”,也是一个莫大的挑战。

所以,《复联带娃一日游》育儿节目,最后沦为一场大型丢娃灾难片的实景拍摄现场,其实也无什么可意外的。

猎鹰飞翔在游乐场的上空,一边肉眼搜寻着人群中那只不省心的智人幼崽,一边疲惫悲凉地想。

 

 

《复联带娃一日游》育儿节目刚刚开播,在“带娃去哪玩”的选择上,超级英雄们就出现了巨大的分歧。

实际上,在令人眼花缭乱的现代儿童游乐项目面前,鲜少涉足此地的成年英雄们表现得比唯一的儿童激动多了。

以美国队长为首的一派寸步不让,坚持旋转木马是呵护幼儿的传统选择。

而以钢铁侠为首的一派则大声嘲笑老年人的品味,力持己论,声称云霄飞车才是新世纪一代的童年挚爱。

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争吵进行到白热化时,一直蹲在地上跟小冬兵说话的黑寡妇突然站起,看了他们一眼。

那是”黑寡妇觉得你需要被电一电”的眼神。

Steve和Tony似乎幻听到了寡妇蛰的滋滋电流。

他们同时下意识地背起手站好,乖巧安静如打架被幼儿园老师抓包的一对小班生。

 

“听着,男孩儿们。”Natasha温柔慈爱地扫视了一圈自己的男性同事。”我希望在场心智年龄在10岁以下的,只有我们的小James一个,否则我会把多出来的那些就地消灭,懂?”

大家忙不迭地点头,每个人都想起了自己生气的母亲。

 

所以,在一系列友好商讨、理性辩论、愤怒谩骂、激情干架之后,复仇者联盟终于通过让“小冬兵随手一指”这种科学手段,决定了“疯狂咖啡杯”项目的胜出。

 

几十只巨大的咖啡杯,以甩出乘客的脑浆为己任,配合着彩虹小马主题曲的欢快背景乐,在场地上飞速旋舞。

“为什么人类可以通过坐在一只咖啡杯里疯狂旋转获得乐趣?”

连转了三圈后,钢铁侠的脸色有些发白。

“把自己转晕,将胆汁吐到邻座的脚面上会为他们的大脑带来多巴胺吗?

 

“也许他们的内心最深处的呼唤是做一颗方糖。”

博士闷声回答。他的脸色有些发绿,让坐在他旁边的猎鹰感到害怕。

 

“其他人类怎么想,我不知道。”又一个急甩,鹰眼抬手扶住杯壁,竭力遏制他的呕吐冲动。“如果我是一块方糖,不幸投身于这样癫狂摇摆的咖啡杯里,肯定会一边放声尖叫一边竭力诅咒喝这杯咖啡的人。”

 

“我觉得还好。”超级血清给了美国队长笑傲队友的底气,但还是难以抹除他的忧虑。“就是Bucky现在太小了,不知道他能不能受得住。”

说着,美国队长担心地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小座位——

“Bucky呢?!”

 

集体搁浅在咖啡杯中的成年超英们突然发现,他们中唯一的那个该项目适龄者不见了。

 

这大概是理由最为荒诞的一次“Avengersassemble”了。哪怕算上那次Loki发动的青蛙恐怖袭击。

超级英雄们从咖啡杯中一跃而起,能飞的飞,能跑的跑,瞬间分散向偌大游乐场的各个角落。

 

当濒临崩溃的鸡妈妈Steve穿过重重人潮,在射击游戏的场地前找到小冬兵时,那位时年六岁的超级士兵,已经扫荡了全场的奖品。

端着比他还高的仿真枪,突突突突,面无表情,弹无虚发。

啧啧称奇的游客已然围观成一堵人墙,员工满面叹赏,抱出了所有的玩具奖品。

小孩子看着那一堆五颜六色的巨大毛绒玩具,摇了摇头。

而后,他伸出小手,抱起最上面那只小小的熊,不发一言,转身举步——正撞在匆匆赶来的美国队长的腹肌上。

“Bucky?你到哪里去了?我们找——”美国队长焦灼的询问卡在喉咙里。”这是什么?”

小东西抿着嘴唇,想了很久,才慢吞吞地说:

“……Stevie。”

Steve低头打量小冬兵牢牢圈在怀里的那个古怪东西。它看起来像是一只熊,背个圆盾,头上套了条蓝色内裤,上面还贴着一个大写的A——这不是他苏醒后无数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美队周边产品之一吗?(与其他的星盾锅盖、队长内裤、Rogers等身抱枕相比,这算是他比较喜欢的一款。)

“为什么选这个?”

冬兵垂着眉眼,又不答言了。

Steve等了一会儿,以为不会有回音,叹了口气,牵起冬兵的小铁爪,准备把他带回去时,又听到那个小小的声音说:

“Bucky……很孤单很害怕。”

 

Bucky?Bucky亲口承认他很孤单很害怕?

Steve的脑袋嗡地一声。

小孩子到家以来数日,鲜少与他交言,多半时间都关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声息,每每让Steve担心小孩子就这样安静地死去了。

若是成年的Bucky,甚至不会让他看见自己的疼痛,只会坐在那里照常微笑。

要到何等的痛苦,他才会这样在他面前亲口道出,寻求帮助?

 

“……如果它一个熊睡的话。”

小冬兵补充,晃了晃手里的队长熊。

美国队长想起,他们家里,似乎还有一只名唤Bucky的玩具熊……哦还是他亲自取名的。

 

 

这场举步维艰的《复联带娃一日游》育儿节目,终结于游乐园的“复仇者联盟”合影项目。

本来,复仇者们对那些大腹便便的“鹰眼”、满脸绿漆的“浩克”、身材高大的“钢铁侠”都敬谢不敏,一路尬笑,只想要多快有多快地穿过合影区,逃出这个谜之羞耻play现场。

然而,两个游客女孩一眼望见Steve,就将他当作美国队长的扮演者,直夸他良心coser,肖似正主,兴奋地请求他和游乐园的冬日战士扮演者合作,还原一下高架桥之战的“经典场面”。

在周围年轻游客的欢呼声中,Steve无法推脱,暗中感慨了一下“现在的年轻姑娘们真奇怪”,只得将手里的小冬兵交给Natasha,自己下场,与那位笑容灿烂的“冬日战士”一来一往,过起招来。

谁知道,“冬日战士”的铁臂刚刚伸向美国队长的喉咙,斜刺里就已冲出一个小小的黑影,银光一闪,“冬日战士”已然一头栽到了地上,捂着脑袋狼狈呻吟,仿真武器稀里哗啦,碎了满地。

年方六岁的世界级杀手,张开小小的手臂,拦在高大的美国队长面前,用保护者的姿态严正地说:

“不许欺负Steve。”

 

 

毕竟还是小孩子,从出门检修机械臂一直折腾到现在,走出游乐场时,迷你版的冬日战士似乎有点累了,牵着美国队长的大手,一边走,一边悄悄打呵欠。

Steve注意到这一点,停下脚步,两手扶膝,在小孩子面前弯下腰来。

“Bucky,困了吗?”

小孩子不作声,背过小手,闷闷地揉着眼角。

“我抱你回去好不好?”美国队长试探着,“你可以在我怀里睡觉?”

小孩子仰着脸看他,绿眼睛里流露出犹疑,半晌,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Steve忍不住浮出一个微笑。他俯身,张开双臂,揽住小孩子的腰背,将他一下子抱离地面,揉进怀里,稳稳地托在强健的胸口。

小东西似乎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温柔地抱起来。他坐在Steve的怀里,手足无措,睁着绿色的大眼睛局促张望了一会儿,感受着背后成年男人稳定的支撑力量,终于安下心来。

他打了个小呵欠,很自然地抬起细嫩白皙的小胳膊,圈住Steve的脖子,脑袋埋在大人的胸口,慢慢阖上了眼睛。

 

Steve其实也是第一次抱起这么小的孩子。在他苏醒于二十一世纪之后。

这种感受真奇妙呀。美国队长抱紧了小东西,继续往归家的方向,慢慢走去。怀里温暖的小小重量,却让人错觉自己正怀抱着整个世界。

他好小啊。像一只奶猫幼崽,或者一个毛绒玩具,小小软软地贴在Steve的心口,细柔棕发间

散发着儿童沐浴露的牛奶味道。

 

这大概是人类最古老的传统之一。

将某些寄托了你最坚定的信仰的东西放在胸口,贴在心上,当那一天到来时,它们会为你挡下那一颗直击心脏的子弹。

即使它们将为此碎裂。

 

复仇者们跟在抱娃队长的后面,灰头土脸,气如游丝。

“你真的应该把他挂在你的钥匙扣上随身携带,cap。”Tony甩甩手,那里的两排小牙印还红着。”为了全纽约人民的生命安全。”

“还有财产安全。”Clint嘀咕。他刚刚垫付了所有损毁设备的钱。

“哇哦,这可不太妙,cap。”Sam啧啧作声,”照这个速度赔下去,很快你就得重操旧业,回百老汇跳大腿舞,赚这小子的奶粉钱了。”

“嘘!万一他还没睡着呢?”博士忙截住他,抬手朝Steve背上悄悄比划了一下。”你可不能让冬兵听见Steve缺钱,否则纽约监狱马上就要迎来全美年龄最小的银行劫匪了。”

 

 

可喜可贺的是,冬兵确实睡着了。

这一天的折腾实在太过,成人版的超级士兵Steve到家时,尚且困得差点一头扎进洗碗池里,何况一个缩小版的。

Steve把冬兵抱到儿童房的床上,给他盖上浮满卡通小鲸鱼的蓝色小花被,掖好被角,掩门退出。

临去前他回头又看了一眼。

深蓝色的被褥间隙垂下孩童的手,细小苍白,如同一尾不曾见光的洞穴鱼。

 

美国队长是被雷声惊醒的。

轰隆轰隆。摇撼整栋房屋的沉闷巨响中,他坐起身,摸索着拧亮了床头灯。

窗外不知何时已然下起了雨,透明的水痕迅疾地在玻璃上次第滑落。

巨大闪电贯穿天地,成千上万吨的水同时轰然坠落,将人类的城池砸出沉重的响声。

“Bucky卧室的窗户关上了吗?会不会进雨?”

老父亲的第一个想法尚未滑过脑际,又一道长电闪过,照亮了昏暗的房间,跟着是雷声轰鸣。

房间门是打开的。

年幼的冬日战士,苍白着一张圆圆的小脸,穿着小熊睡衣,抱着布偶熊,站在他的寝室门口。

“Bucky?怎么了?”

小冬兵仍然默不作声,咬了半晌嘴唇,到底下定决心,小声说:

“Bucky害怕打雷。”

 

Steve还来不及惊喜他终于学会坦承自己的不适,就见小孩子举起手里的布偶熊:

“你看,他还在发抖。”

说着大力晃了晃小小的布偶熊。它脸上的黑色面罩都要抖下来了,毛茸茸的耳朵一阵乱颤。

 

两个Bucky一同入驻了美国队长的寝室。

Steve将小孩子抱上自己的大床时,天心又一阵闷雷滚过。小东西绿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声不吭,小手暗中攥紧Steve的睡衣袍角。Steve知道他的心思,干脆半坐起身,将小东西揽进怀里,抖开被子,笼住一大一小两个人。

“现在睡不着吗?”

小孩子在昏暗中点头。

“我们读些童话,好不好?”

小孩子没有回答,但往他怀里蹭了蹭,像只温热的毛茸茸的小奶猫。他就知道他同意了。

 

Steve拿过备在床头的一部童话选集,随便翻到一页,轻轻念起来。

 

所有的孩子都要长大的,只有一个例外。

所有的孩子很快都知道他们将要长大成人。

温迪是这样知道的:她两岁的时候,有一天在花园里玩,她摘了一朵花,拿在手里,朝妈妈跑去。

我琢磨,她那个小样儿一定是怪讨人喜欢的,因为,达林太太把手按着胸口,大声说:要是你老是这么大该多好呵!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可是,打那以后,温迪就明白了,她终归是要长大的。

 

是《彼得·潘》呀。

Steve一边念,一边胡思乱想。

他记得,母亲给他和Barnes家的小子读过彼得·潘的故事。在医院的夜班执勤室,母亲疲惫而温柔的声音,是贫瘠童年为数不多的温暖。

接下来的几周,尽管没有一个承认,但他们都隐隐期待着,会有吵闹的小飞侠深夜叩响自家的窗户,召唤他们前往永无岛,做一名不会长大的水手。

没有小飞侠的指引,其实也无甚关系。去永无岛的路,他们都知道——右手,第二条路,直到天明。

然而命运的讽刺往往胜过文学的渲染,此后的七十年,他们都未曾有暇涉足那条道路,却也确实都未曾长大。

一个在冰海之底,一个在冷舱之中,都被封存在时间的重重霜花之下。

当他们再度醒来时,世界已经在时间的风烟里沉浮颠簸了七十年,而他们还是少年的模样。

他们比面前的这个世界苍老了整整七十岁,也年轻了整整七十岁。

 

简发明了一种游戏,她把床单蒙在母亲和自己的头上,当作一顶帐篷。在黑暗里,两人说着悄悄话:

“咱们现在看见什么啦?”

“今晚我什么也没看见。”温迪说,她心想,要是娜娜在的话,她一定不让她们再谈下去。

“你看得见,”简说,“你是一个小姑娘的时候,就看得见。”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啦,我的宝贝,”温迪说,“唉,时间飞得多快呀!”

“时间也会飞吗?”这个机灵的孩子问,“就像你小时候那样飞吗?”

“像我那样飞!你知道吧,简,我有时候真闹不清我是不是真的飞过。”

“你飞过。”

“我会飞的那个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回了。”

“你现在为什么不能飞,妈妈?”

“因为我长大了,小亲亲。人一长大,就忘了怎么飞了。”

 

小孩子静静地听着。他或者对这个故事有疑问,或许没有。

绿眼睛眨啊眨,终于困倦地阖上,整个小身子完全倒在美国队长的怀里。

Steve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去,给怀中的小冬兵轻轻掖上被角。

被子扯动,带起了上面的童话书页,翻出一幅漂亮的彩铅插图。

森林敞开满怀绿色的阳光,动物们穿戴人类的盛装,在光里跳跃且舞蹈。

 

Steve将童话书拾起来,放在手心。

这本童话书里藏着一个小小的世界,一个彩铅绘就的柔软世界。只属于眼睛明亮的孩童。

在那个世界里,猫穿着靴子,狐狸会歌唱,灵魂生出羽翼,豌豆拔高成巨人的城堡,牧羊女在阳光下打开金色的头发,群鸟降临,白银的翅膀张开在透明的天空里。

坏人都被惩罚,好人都得善报,所有漂泊的英雄最后都能回家,所有等待的爱人最后都会重逢,所有王子和公主最后都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而他知道,长大后的世界并非如此。

 

Steve合上童话书,低头注视怀里熟睡的孩童。

小孩子呼吸很轻,毛茸茸的,在他的胸口微微拂动,柔软如一簇透明的蒲公英,让Steve害怕他就会这样散开,飞走了。

 

长大后的这个世界,真实而粗糙,成熟而生硬,就像那方冰冻舱的玻璃,以几近酷忍的冷漠,抵着冬兵的额头。

可是——All children, except one, grow up.



——————拖更咸鱼更文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美国队熊使用方法示意图

其他文章:个人烹制脆皮鸭菜单汇总

 

这篇险些中道崩殂的文隔了几个月再重拾,手感有些断了,希望胖友们能多给一点评论反馈(*/ω\*)

评论 ( 65 )
热度 ( 596 )

© 大树施它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