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施它活

多见摄衣称上客,几人刎颈送王孙。

美国队长育儿经【幼化梗】(一)

背景设置:

  • 时间线接队二。

  • 天空母舰事件之后,队长备历险阻,寻回冬兵,目前两人同居于队长的公寓。

  • Bucky的记忆并未完全恢复,多数时间处于冬兵状态,复联正致力于他的复健工作。



在外勤任务中,突然接到留守后方的队友的消息,总是非常令人心惊胆战的。

就算是美国队长,也不想在跟外星粘液怪缠斗得精疲力竭时,被攸忽而至的一通电话沉痛告知:“雷神的弟弟又把所有神盾员工变成了青蛙”、“钢铁侠又双在你家冬兵的机械臂上画了小猪佩奇”、“你家冬兵又双叒拆掉了钢铁侠的车间”……等等,诸如此类挑战心脏承受能力的消息。


尤其是,当这个消息来自最热爱挑战队友心脏承受能力的钢铁侠。

尤其的尤其是,当钢铁侠在电话里小心翼翼地说:

“Cap , 我们有一个非常刺激的消息要告诉你。”

尤其的尤其的尤其是,当钢铁侠还温馨体贴地提醒:

“建议你来的时候自备便携式心脏起搏机。虽然你是个超级士兵,但再怎么说,你的心脏毕竟九十多岁了。”



Steve满身风尘地赶回复联基地后,心中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后悔没有听从Tony的建议。

那个比较刺激的消息,眼下正坐在离他十米处,穿着一套小熊兜帽衫,垂着眼睛,静静地窝在糖果色的儿童高脚椅上。

太刺激了。

他九十多岁的心脏现在疯狂地撞击着他的胸膛,快要破壁而出,动次打次动次打次,迅猛无比地冲上了燃脂心率。



“如你所见。”钢铁侠站在旁边,低声说,“冬日战士变回了小孩子。”


钢铁侠用词不当。

在巨大震惊的眩晕中,这是美国队长唯一能抓住的想法。

确切地说,Bucky是变【成】了小孩子,而不是变【回】了小孩子。


Steve知道孩子时的Bucky是怎样的。

棕头发,绿眼睛,脸蛋很圆,笑容很满,生气勃勃如一块刚刚蹦出烤炉的黄油小曲奇。

而这个孩子……Steve呆呆凝望着面前的小身影:

复仇者会议室的正中,小冬日战士静静地坐在高脚椅上,一动不动,但全身都散发出警戒的冷漠寒意——更像一支刚刚离开冷柜的薄荷小棒冰。

棕头发,绿眼睛,脸蛋很圆,笑容……完全没有。甚至连表情都欠奉。


在小棒冰周围,复仇者们全副武装成半圆形散开,保持着一个半径五米的安全距离,远远僵立,不敢动弹。

美国队长还愕然发现,他英勇的同事们多多少少都挂了点彩:博士的镜片碎了一个,Clinton的两只鹰眼都青着,钢铁侠的装甲胸口晕开一大片咖啡渍,Sam蹲在最远处,正对着手上的什么东西默默垂泪——似乎是一扇机械翅膀的残骸。

见美国队长推门进来,队友们的表情几乎是如释重负热泪盈眶泫然欲泣,仿佛与十万个熊孩子缠斗了一整天的幼儿园护工,终于看到了来接娃放学的家长。

 

美国队长努力拾起自己的冷静,环顾一周:

“有人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吗?”

“有。”

Clinton干巴巴地说。

闻言,博士不自然地干咳了一声,有些愧疚地看向他:

“队长,你应该记得,近日我和Tony正在研究一种创新的记忆治疗手段,请冬兵今天来大厦试验。”

Steve点点头,目光焦灼地投向椅子上那支沉默的小棒冰。

“是的,我记得你告诉过我,通过人为干预,也许可以实现生理上的部分时间回溯,从而恢复记忆。”

“显然,我们的时间回溯太成功了。因为参数的差错,无论是冬兵的身体还是心智,都回溯到了六七岁孩童的状态。”

钢铁侠插言。他的脸色不太好。任谁英俊的鼻梁上正贴着一块彩虹小马款*创口贴,脸色都不会太好。

“总而言之,通过一系列文科生作者无法描述的生物化学物理反应,冬兵变回了小孩。”

 

在美国队长消化完这个事实之前,博士已经沉痛地致歉:

“Cap,很抱歉在任务中途打扰你……但在冬兵徒手拆掉整座复仇者大厦之前,我们不得不采取唯一可能有效的措施。我们刚刚把他从医疗舱中抱出来换好衣服,还没来得及给他穿鞋,他就醒了。”

“醒了之后?”

“谁碰咬谁。”

Clinton惨笑着竖起中指——不,他没有骂人的意思,只是展示上面裹着的一圈厚厚纱布——好吧,也许他有。

“根本抱不住,直接从实验室夺路而出,在十分钟内摸清了大厦的内部地形,一头扎进了武器库。”


“翻了一堆刀枪藏在身上,还不知从哪扒出了一双缩小版的铁头战靴。”

Sam抱着他的翅膀残骸,语气平板。

“我穿着猎鹰装去追,被他跳起来照着翅膀就是一脚……”


摸摸自己装甲胸前的那片咖啡渍,钢铁侠的面孔和他的彩虹小马创口贴一样异彩纷呈。

“一路逃窜到我的工作室,差点被电线绊倒,我去抱他,这小混蛋还往我身上泼咖啡。”

 

“他不记得你们了?”Steve敏锐地捕捉到暗含的信息。

“是的。”Bruce习惯性地去扶眼镜,那片摇摇欲坠的镜片干脆哗啦掉到了地上,只好叹息一声。“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回溯到孩童一般,如同一张白纸,上面只隐隐约约投射着一些无法抹除的最深层记忆,比如九头蛇的阴影。他现在谁也不记得了。”

他现在谁也不记得了。如同一头满身伤痕的惊惶小兽,骤然发现自己正身处完全陌生的森林里,立刻开始拼命寻找安全的巢穴,不惜用所有的乳牙和爪子来宣示自己的凶狠。

“——除了你。”

一直缄口不言的Natasha突然开口。

 

最后,小兽巢穴的洞口,红发女郎无声出现,蹲下身,视线与一脸戒备的小孩子齐平,轻轻地说:

“Steve马上就来,来接你回家。”


美国队长略微凑近了一点,糖果色儿童椅上的小东西立刻警惕地抬起了头。

他圆圆的小脸上没有表情,气息冰冷,但头上的小熊耳朵又流露出孩童的天真柔软。

像是……一小碗柠檬雪宝?

美国队长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

 小柠檬雪宝疑惑地看向他,蹙着小眉毛,神情戒备。

Steve心底一沉。这幅神情他很熟悉,冬兵刚刚被他寻回时,对自己尚未完全信任,就是这样的态度,如同一只敏感的流浪猫。

唯一的女性复仇者平静地为小孩子的举动解释:

“他虽然对你有印象,但也没有完整的记忆……只是依稀觉得,你可以依靠。”


“cap,换个方向看,这一切其实没那么糟糕。”

注意到美国队长的忧虑面色,钢铁侠秉持着他素来不知死活的乐观精神说。

Steve瞪着自己的队友。他拼了老命找回来的Bucky,洗脑的后遗症还没好透,就又返老还童一次,连脱离九头蛇后的记忆都丢个干净,这还不够糟糕?

“我知道,你们的童年正撞上大萧条,恐怕不是那么美好,但是现在……”

他比划了一下手势,指向窗外的现代世界。

闪闪亮亮、吵吵闹闹、花花绿绿,应允一切可能的现代世界。

“我们可以补偿他一个美好的童年,一个充满棉花糖、玩具熊、愚蠢动画片和垃圾食品的美好童年。”

或者说,一些他值得而未得的幸福。


“……去掉垃圾食品,我可以附议。”美国队长说。


————————————————————————————


                          钢铁侠同款彩虹小马创口贴

                                         下一章

评论 ( 52 )
热度 ( 1004 )

© 大树施它活 | Powered by LOFTER